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原标题: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11月15日,故宫600年大展落幕。展览展出的文物及史料照片共计450余件:《徐显卿宦迹图册》、太和殿屋脊上神兽、宁寿宫漆纱……这些文物能跨越千年时光、经历战乱动荡与我们相遇,其背后是无数故宫人的坚守。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无论是故宫文物南迁,还是解放后文物追回,每一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故宫人最后都交上了令世界震惊的答卷。这之后有多少艰辛苦痛?又有多少迂回曲折?

近日, “青年作家王苗聊故宫的人与故事”主题直播带广大网友回顾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文物南迁及追回的历史故事。作家王苗、初岸文学主编文雯在直播间与大家共读王苗新书《天下太平》。该直播为搜狐文化重启美好共读沙龙系列之一,本文即依据直播及网络资料整理而成。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共读《天下太平》 左为王苗、右为文雯

主持文物南迁的“爷爷”

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我国东北,并进逼华北。为谋文物安全,故宫人决定将其南迁。路线避开天津,绕道南下,以免遭日军袭击。列车全部是铁皮车,车顶四周均架起机枪,车两旁逐段有马队随车驰聚,每到一站,地方官派人上车交差。重要关口,车内熄灯。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集聚在午门前预备南迁的故宫文物 (故宫资料照片)

展开全文

随5批文物一同离开北平、走完全程“南迁”路的,有20位故宫人,其中包括马衡、庄尚严、那志良等近10位故宫专家,还有工人、眷属一大批。而主持文物南迁的,便是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青铜馆馆长的马衡先生。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马衡先生

护送文物迁移的他们,即要躲避战乱,还要防止文物在途中受损。战乱期间,能用的“仓库”不是祠堂、庙宇,就是山洞。

南方天气潮湿,白蚁滋生。为防白蚁破坏书画、绸布等文物,故宫人在箱子底部垫上鹅卵石。白蚁畏光,它们要进入箱子的唯一办法是在鹅卵石上用土筑成隧道。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故宫人一天两次伏在地上,拿着手电筒查看鹅卵石上是否有隧道,一旦发现隧道,就要把一堆箱子全部卸下来检查,并在鹅卵石下挖深坑,倾倒防蚁药水,再回填泥土。

而为了防止文物霉变,天气晴好、相对平安的时候,故宫人就把文物定期拿出来晾晒。每一次晾晒都有专家在场,有卫兵把守,几个人一起签字。

故宫人们在护送途中并没有中断对文物的研究,甚至还曾挑选数百件精品,在上海、南京、成都、重庆、贵阳等地举办展览。在重庆展览期间,敌机经常来袭,因此展览说明书上有如下提示:“如遇敌机空袭,大家依次撤退。”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故宫文物西迁途中

抗日战争结束,解放战争又爆发。到得战争后期,国民党方面不断给马衡施压,命令其将文物运往台湾。但马衡觉得不能把文物送过去,所以想尽办法拖延时间。当时行政院几乎是一天一封信催他,但他让打包文物的同事“慢慢装,别着急,千万不要着急”。最后战事越来越紧,国民党的飞机来不了了,然后文物才留到了大陆,最后回到了北平。

从1933年2月第一批文物南迁,到1949年以后文物陆续北返,故宫人们带着文物辗转上万公里,播迁10余省,百万余件文物无一损毁,他们的壮举缔造了人类文化遗产保护史的奇迹。

追回国宝青铜壶的“王叔叔”

1944年,国民政府的教育部在重庆成立了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1945年9月在马衡与梁思成两位副主任的引荐下,王世襄被任命为平津区助理代表。他调查追回杨宁史青铜器一事,轰动全国。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王世襄先生

当时,王世襄宴请古玩商陈耀先、陈鉴堂、张彬青,得知沦陷时期河南等地出土的重要青铜器多数被德商杨宁史买去。杨宁史是禅臣洋行经理,洋行及住宅的地点在东城干面胡同中间路北。杨在天津也有洋行和住宅。

但杨不承认,后来王世襄实在没办法,就到干面胡同禅臣洋行去查看,恰好看见一个外籍女秘书在打字,文件内容是青铜器目录。王世襄将目录拿到手中,声明就是为追查此批文物而来。女秘书说,目录是德人罗越交给她打的。然后王世襄通过女秘书得知罗越在天津,然后马不停蹄到了天津,但罗越说这批货是杨宁史的。为了使杨承认有这批铜器,王世襄把罗越带去天津,持目录和杨对质。然后杨宁史这才承认那是我的。

虽承认,但杨也不想心甘情愿将文物交给他。杨称铜器在天津,但王世襄发现杨给的地点已经被军队给占了,他们把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然后王又马上回来找杨,最后才问出铜器在北京的一个仓库里。王世襄他们马上赶到仓库去,发现那批文物已经装上车,马上要运走了。还好王世襄及时赶到,才追回了杨的青铜器240件,其中包括价值连城的“宴乐渔猎攻战铜壶”、“商饕餮纹大钺”等。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宴乐渔猎攻战铜壶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商饕餮纹大钺

据专家称,此批铜器在学术上甚有价值。1999年9月故宫博物院编辑出版的《故宫青铜器》一书著录故宫所藏珍贵器物三百四十八件,其中包括杨氏旧藏和与其旧藏相同的器物。杨氏藏器皆为生坑器物,类别全、涵盖广、时代序列完整、器型和花纹图案精美,其珍贵程度超过其它各家藏品。最为著名的是战国宴乐渔猎攻战纹青铜壶。杨氏青铜器被故宫接收后不久,参展南京的胜利后第一次文物展览,引起轰动。

炮火连天时,他们带着故宫的国宝南下 ▲1946年1月22日,故宫绛雪轩,点收杨宁史青铜器后合影留念。

(前排左起:康斯顿,沈兼士,杨宁史,罗越,王世襄;后排左起:于思泊,赵儒珍,邓以蛰,曾昭六,董洗凡。)

正是因为马衡、王世襄这样一代又一代“国宝在,人在”故宫人的守护,我们今天才得以与上千年珍贵文物重逢。

“巍巍故宫,古物攸同。瑰姿玮态,百代是崇。殷盘周彝,唐画宋瓷。亿万斯品,罗列靡遗。谁其守之,惟吾队士;谁其护之,惟吾队士!” 《故宫守护队队歌》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起,响彻至今,依旧荡气回肠,动人心魄。

资料来源:

《故宫文物南迁路:19557箱文物经历尽劫难却无一受损》文汇报

《文物南迁》故宫博物院

文 | 张露曦

审 | 任慧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