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骏对话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写悬疑小说如同闯入荒原

原标题:蔡骏对话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写悬疑小说如同闯入荒原 | 中欧文学节

2020年11月15日,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展开了第四场文学对谈,由波兰作家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对话中国作家蔡骏,对谈主题是“恐怖、惊悚和犯罪 — 超越文体之上”。

在这场线上分享中,两位作家与我们一起讨论他们的作品、流派与子流派,如何应对新的写作挑战,以及如何持续创作热门作品。

蔡骏对话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写悬疑小说如同闯入荒原 ▲蔡骏与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

嘉宾介绍:

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

波兰最受欢迎的犯罪题材作家之一。

2015年,他凭借小说《接管》获得了2015年波兰最佳犯罪小说奖。近年来,他从犯罪题材小说转向道德和惊悚小说:《毒蛇之穴》(Żmijowisko)(2018)、《伤口》(Rana)(2019)和《违背》(Wyrwa)(2020)都成了畅销小说。

蔡骏对话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写悬疑小说如同闯入荒原 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作品(部分)

展开全文

蔡骏

中国悬疑推理作家。《悬疑世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畅销书作家。

他以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严密紧凑的逻辑思维,致力于打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心理悬疑小说,曾获“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代表作有《地狱的第19层》《人间》《旋转门》《幽灵客栈》等。

蔡骏对话沃伊切赫·赫米耶拉什:写悬疑小说如同闯入荒原 蔡骏代表作(部分)

对谈一开始,两位作家首先回答了彼此的几个问题。在被问到目标读者时,赫米耶拉什坦言:“在波兰,我的读者多是女性。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也会有女性的视角。”在被问到“当代波兰作家的兴趣点”时,赫米耶拉什回答:“我们可能会更多考虑当下所面临的问题。新一代作家会侧重于关注现代社会,关注欧洲、波兰正在发生的事情。”

蔡骏则首先回答了悬疑小说的流派、子流派,以及悬疑小说在中国发展的历程。随后,蔡骏谈到了自己的风格变化,从早期偏向惊悚、恐怖,到中期融合对社会问题思考的犯罪题材,再到现在。

蔡骏回顾了自己的写作生涯:“2001年的春天,我写了个十万字的长篇,在榕树下首发,这可能也是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悬疑或惊悚小说。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许多读者,他们毫不吝啬地表达了赞美。第二年,这部《病毒》便出版成书了。这是一次成功的闯入,因为我闯入的几乎是一片空白地带,尽管在全世界范围内早已枝繁叶茂,如同亚马逊雨林般的丰富多彩,但在中国还是荒芜的原野。闯入能够给人快感,让人如同脱缰野马般的奔驰。从2001年到今天,我已经写了三十多部长篇小说,几乎全部是悬疑小说。”

令赫米耶拉什惊喜的是,在听到蔡骏的回答后,他觉得自己的处境和蔡骏有很多相同点。波兰的犯罪、悬疑小说同样经历了一段被忽视的时期,直到后来才慢慢好转。

随后,赫米耶拉什简短介绍了欧洲文学对他的影响,以及当代波兰比较出色的犯罪、悬疑小说家。而蔡骏也提到了欧美、日本推理小说家对中国作家的影响,例如日本的松本清张、东野圭吾,欧美的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及中国作家如何面对这些前人的影响,重要的是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在读者提问环节,一位读者提问两位作家:“写作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时,尤其是有多重结构或情节的小说,应该先有完整且缜密的大纲吗?”赫米耶拉什认为:“在犯罪小说的创作中,我一定是会提前计划和准备的。要让读者在结尾大吃一惊,作者首先要构思好整个布局。但是事实上准备过程中,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许会有新的灵感,新的变化。”蔡骏补充道:“我的想法和赫米耶拉什差不多,我最近创作的一部小说,就修改了二十多次创作大纲。

编辑 | 张露曦

审核 | 任慧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