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润物无声的播撒

原标题:教育是润物无声的播撒

教育是润物无声的播撒

春天来了,面对淅淅沥沥下个 不停的春雨,我们自然会想起唐代诗人杜甫的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特别喜欢春天、留恋春天。在我看来,面对身体正在发育、性格正在养成、精神正在丰满的学生们,我们的教育方式,应该像春雨般润物无声地播撒。

润物无声的播撒需要大爱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是教育人的共识。爱,虽然不是教育的全部,但它是不可或缺的。教育者缺少了爱心,校园内外、课堂上下,教师“端”得再优雅,“妆”得再美丽,也难以掩饰那优雅、美丽面具下爱心的缺失和灵魂的荒漠。

有一个教育案例广为流传: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教师上小学语文公开课,她走上讲台,得体的衣着、恰当的妆容、亲切的话语,立刻惊艳了台下的学生和听课的同行。她穿一件半袖连衣裙,飘逸的裙摆上缀满了五彩的小星星。

课堂上,看得出她对这堂课是做了精心的准备,学生只要回答对了老师提出的问题,她就从裙摆上揭下一颗星星贴到这个学生的额头上。课堂气氛活跃,学生抢着发言,都想得到老师的星星。这时,出现了一个小意外,老师在教室走动时,一颗星星落在了一个男生面前,而他还没有得到过老师的星星。男生小心翼翼地把星星捡起来,想偷偷地把星星往自己额头上按,但他终究没有把它按上去,而是把星星放在课桌上。

下课了,老师成就感满满地走出教室。男生拿起那颗星星追出了教室,男生把那颗星星高高地举过头,对漂亮的女老师说:“老师,我捡到了一颗星星,在这儿。”说完把星星双手递给老师,这个在讲台上亲切如姐姐的老师,没有正面看一眼这个男生,更没有接住他递过来的星星,边走边冷冰冰地抛出一句话:“你把它丢了吧,课上完了。”学生握着那颗星星,注视着老师离去的背影,一脸茫然。

听完这个案例后很多人都唏嘘感慨不已。唏嘘这位老师“装”得真辛苦啊!40分钟时间,教态是那么自然,讲解是那么生动,奖品是那么独特。感慨这样的老师有好的教学基本功,有新的教学设想,却缺乏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必备的大爱情怀!如果对教育、对学生满怀深情,她就会把教学道具——一颗“星星”,看作是一份份润物无声的“爱心”。这份爱心是洋溢在课堂内外、师生之间,可意会而不必言传,永远不会过时的!

润物无声的播撒需要大智

展开全文

近日,读语文特级教师张丽钧老师的《教师应该知道的事》,她在《温柔的征服》一文中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师新接了一个班的语文课。

第一天,她发现一个男生没有带书,就问这个学生为什么不带书,男生回答说忘了。同学们笑起来,七嘴八舌地说:“老师,他有健忘症!”“老师,他—贯这样,快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她笑笑,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老师又来到班上,扫了一眼课堂后,发现那个男生的课桌上依然空空如也。要讲课了,老师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眼镜没有带,翻遍全身仍没有找到。她不好意思地说:“同学们,真抱歉,我忘记戴眼镜了。我眼睛不好,离开眼镜什么也看不清。”她很自责,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甚至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她走到那位没有带书的男生面前,轻声说:“请你帮我去办公室取一下眼镜,好吗?”那个男生受宠若惊,很快就完成了老师交给他的光荣任务。老师接过眼镜,真诚地向男生致谢,然后和蔼地说:“一个人如果经常马马虎虎,丢三落四,是多么耽误事啊!从今天起,我和你们相约,我们一起来消灭马虎,好不好?”

后来,在这位老师 80 岁诞辰时,崇敬她的学生为她在校园里立了一尊汉白玉雕像。在雕像落成的仪式上,当年那个被同学讥为患有“健忘症”的男生激动地讲述了上面这个故事。他说,那时候,他不知道老师是在用请自己帮助的方式来巧妙地帮助自己,但是,自从那次给老师拿回眼镜之后,他就彻底告别了丢三落四的毛病。面对学生学习中的不良习惯,这位老师不仅没有空洞说教,更没有暴跳如雷,她用平静自然、润物无声的教育智慧,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这样的老师实在令人敬佩,难怪学生为她立汉白玉雕像。

润物无声的播撒需要大德

有关师德的话题是一个传播于教育界内外,历久弥新的话题。“师德高尚”,是社会对教师的基本要求,也是教师自身追求的目标。教育生活中,如何衡量一个教师的师德水平呢?我以为,师德高尚不是自己强撑着不适的身体不落下一节课;也不是置自己家里的老人、孩子生病而不顾却坚持上课就是老师高尚师德的具体表现。阅读名师大家的著作或现场目睹他们的教学行止,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他们不应付课堂、不轻慢学生的高尚师德和精湛的教育艺术。

贾志敏老师是我敬重的一位小学语文名家。前不久,读到他的教育口述史《积攒生命的光》,对他更是高山仰止。他总结出语文课堂要“看教学,不看表演”;“看学生,不看老师”;“看门道,不看热闹”。这“三看三不看”可谓切中时弊,既有对当下语文课堂的肯定与批评,也有对未来母语教学的殷切期待。

他本人的课堂,一扫华而不实、哗众取宠的陋习,给人以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感觉。他指出,语文的问题要用语文的手段来解决。中国的语文,应该用中国的办法来教学,即回归到母语本体。他反复说到,语文课,要有浓浓的语文味,课上要讲“字、词、句、篇”,要练“听、说、读、写”。语文课堂,要真实、朴实、扎实。真实是课堂的生命,朴实是教师教风的具体体现,扎实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他对近年来出现在一些大型教学活动中的浮华之风深以为虑,直言不讳地提出,现在有的课堂教学,不是进行语言本身的推敲、揣摩和品味,而是围绕文本内容,外加大量的教化性“学习材料”,甚至整堂课用多媒体课件“狂轰滥炸”,过度渲染、张扬所谓人文性,这样做,除了增加课堂虚幻的观赏性外,没有任何价值。

他认为,好的语文课就应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就像艺术珍品,让人津津乐道、回味无穷;就要环环相套、丝丝入扣、行云流水、滴水不漏;就是师生智慧的交流,心灵的沟通,学习的互动。

贾老师和他同时代的于永正、支玉恒等名师大家一样,他们对教育有着宗教徒式的虔诚,他们恪守教师的本分,一生钟情于课堂,挚爱着学生。他们用持续的平凡举动演绎着一位教育工作者应该具有的崇高师德,他们是我们一辈子的标杆!

教育的本质是提升人的精神世界,是为了把学生的潜能转化为现实。面对这样的难题,教育工作者以雷鸣电闪、暴风骤雨般的教育方式未必有成效,还是多一些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播撒吧 。

作者:陈文 湖南省浏阳市教育局原副局长。

来源:《未来教育家》、“布衣村言”微信公众号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